当前栏目:综合新闻

酒吧里的灯光依旧很昏暗,映照着红男绿女的痴俗百态。已经是后半夜了,酒吧里人也不多,几对小情侣模样的男女在那里交颈低声交谈着,安静而轻缓的蓝调飘扬在酒吧的空气之中,一个黑衣女子坐在酒吧的一角,一杯一杯得灌着啤酒,面色冰冷,阴沉沉的。阿杰皱着眉头,不时地看看那个女子。过了许久,阿杰摇摇头,叹了口气,走到卜风的身边,低声道:“阿风,去劝劝那个女孩吧,她已经喝了太多酒了。”静坐在吧台的卜风正想着东方春悦那温和的笑容,想着那里散淡着的家的温暖,就连那个满头金发的龙九天都给他一种很是亲切的感觉,想着想着,他竟不由笑了。“嗯?你说什么?”卜风回过神来,看着满脸愁容的阿杰,心头微微有些奇怪,很少见到他哭丧着脸的样子啊。阿杰又重复了一遍,尽管心里很郁闷,他还是注意到卜风和往日有些不一样,几乎没有见过他这么走神的样子,这家伙什么时候都是冷冰冰的,眼神中都是让人看着难受的麻木,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不过他今天却没有心情想下去了,他的心神都被那个黑衣女孩占领了。卜风静静地看着阿杰,眉头微微皱着,若是往日里,他一定马上回绝阿杰,不过,现在他心中却隐隐觉得似乎自己也可以做到吧,东方春悦的话又在耳边响起:阿风,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过去和顾虑,不过,你不要逃避,也不要隔绝,融进人群中,自然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的,答应姐姐,最起码试着去做,你这个样子,姐姐看得很难受。卜风犹豫的面色的落在阿杰的眼里,这本来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不由低声道:“就当是帮我!”又看看阿杰,卜风点了点头,站起身子,向着那个女孩走了过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又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微微皱着眉头,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些安慰别人的事情,现在忽然要他去安慰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心中着实有些忐忑,很不习惯。阿杰看到卜风停了下来,忙冲着卜风连连抱拳。卜风无奈地点了点头,走了过去。酒吧另一侧,阿曼看着卜风的背影,微微有些惊奇,低声自语:“阿风今天有些不一样啊。”“这不是很好么?只要他尝试着融进人群,融进生活,不管有什么问题,迟早也会解决的阿。”炎天举着一杯酒,淡淡地道,看到卜风的背影,他的眼神中露出一股浮华之后的透彻,一股清明之后的觉悟,仿佛一个历经沧桑的长者含笑看着一只迷途的羔羊从新走回同伴之中,涵蕴着一丝淡淡微笑。阿曼回头扫了一眼炎天, 澳门最新线上赌博游戏大全双眼奇光闪射, 澳门线上赌城游戏官网心头默默地道:这个家伙,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也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她不由得又想起了炎天猴子一般在地上乱窜的情景,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平台官网看着炎天,笑了……坐在那女孩的一侧,卜风忐忑的心情渐渐平息了下来,排去了起身走人的冲动,他想到了东方那关切的笑容和阿曼心疼的神色,心头默默地道:“我可以的,我可以做个正常人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那完美地不需要任何修饰的容颜,卜风心头也有一瞬间的失神,更让他惊奇的是那淡淡的寒气,那寒气让他的心情更加地平静。不过,这些却不能再让他有哪怕半点的惊奇,无论怎样,都与他无关,不是么?凝视着那女孩半睁半闭的双眼,卜风竟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他正凝视着的不是一个有着绝世姿容的女子,而是一个小孩子,一个在外面受了委屈回来发脾气的小孩子。凝视片晌,卜风站起身,向着吧台走了回去。阿杰垂着个脑袋,低声自语:早就知道,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去安慰别人呢,我真是瞎了眼了……炎天看着折回来的卜风,苦笑着道:“这小子,竟然跑回来了,那女孩绝对是个美女,有那么可怕么?”阿曼冷哼了一声,接着道:“阿风若是决定去做一件事,绝对不会中间放弃的。”炎天看着阿曼冷冰冰的样子,忽然暗自咒骂自己,怎么能在她面前夸奖另外一个女人呢?看来世界上所有的女性都是一样子的啊,自己还真是蠢货啊……不过炎天旋即高兴起来,综合新闻这不也是个好现象么?最起码说明阿曼开始在乎他了啊,哈哈哈……果然像阿曼想得那般,卜风在吧台上忙碌了半晌,便端着一杯刚刚调制的酒走了回去。将那杯暗红色的酒轻轻放到那女子的身前,卜风静静地看着那女孩。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一杯红酒,那女孩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抬起头,睁开半醉不醒的眼睛,猛地趴在卜风的身上细细地看了半晌。“哦,原来是你这个有趣的家伙……”女孩打了个酒嗝,喷出一股酒气。“酒?你调的么?”她看了看桌子上的酒,抬头看着卜风。卜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嗯,我试试。”讲酒杯端起来,那女孩仰头将杯中的大半红酒饮尽了。忽然就趴在桌子上了,低声嘟喃着:“好酒,好酒,混蛋,偷天,你等着,我要你好看……”那声音渐渐地笑了,过了几分钟,就一点声息都没有了。卜风一愣,接着不由苦笑,这女孩竟然趴在上面睡着了。远处一直看着的炎天嘿嘿笑着说道:“这下子,你这个小弟弟麻烦了,总得把人家女孩子送回家吧,嘿嘿,别人看来可是美差啊,这可够他受的了,不过,这倒也未尝不是件好事,看来那个东方还真是不一般阿,阿风现在的表现不是更像个普通人么?或许,这才是他想要的吧。”阿曼点了点头,看着那女孩醉倒在桌子上的身影,疑惑地看着炎天问道:“难道你看不出来么?那女孩可不是普通人,高深莫测,说不得,你都不是她的对手……”“那又怎么样?难道你认为在你这小弟弟的身边还有什么普通人么?”炎天笑了两声,目光变得深远,接着淡淡地道:“各人自有各人的造化,因缘机会各是不同,他的人生,本当如是!我们但什么心,操心又有什么用?”看了看阿曼,炎天忽然很认真地说:“只有完全放开他,让他自己去走他自己的路,才能真正解决他的问题,你若是总把他护在一个小圈子里,那他永远不可能走出阴影,这一点,你应该是知道的吧。”阿曼点了点头,眼神微微有些落寞,是啊,是不该一直把他护在一个小圈子里,只是,这些年来这样的生活,我都已经习惯了啊……将阿曼的肩膀轻轻拉过来,靠在自己的身上,炎天怜惜地拍了拍阿曼。“啊——”腋窝下传来的疼痛让炎天的脸憋的通红,看着阿曼,不满地嘟喃着:在背上抚慰一下都不行,我这是在关心你啊……在城市里转过了好几个大圈之后,那醉汹汹的女孩终于指着前面一栋住宅楼开始点头。卜风实在不敢确定她到底是不是真得看清楚了,这一晚上,那些被他吵醒的人的咒骂已经让他很是难堪了。不过,在那女孩连续半小时的点头确认下,卜风不得不将她从侧座的座位上拉起来。一个先前没有注意到的银链子在侧座上闪着淡淡的光泽,卜风随手将链子拿起来,将那女孩背起来,走进了那栋住宅楼……将那个女孩放在床上之后,卜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着她睡得踏踏实实的,卜风知道,今天晚上自己也得在这个地方过夜了。这许多年以来,每天晚上他要么待在酒吧,要么便是在自己讨厌的那间黑漆漆的房子里码字或是读书,现在忽然身在别处,他一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了……卜风很随意走在房间里,冰冷的神色中泛出几丝的无奈,心头叹道:一点都没有身为女孩的觉悟,不仅酗酒,家里还这么乱。三室一厅的房间,很宽敞,只不过房间里很乱,四处都堆满了一些看上去很贵重的东西。忽然卜风的目光被一样东西吸引了过去,在这个房间的一角,地面上放着一具王冠,十五颗硕大的宝石闪着莹莹的各色光泽,整体王冠是纯银制作的,上面镶嵌着一些金丝,王冠上散发出一层层乳白色的光泽,看上去很是端庄典雅,而且他可以感觉到一丝丝圣洁的力量从那乳白色的光泽中散发出来,正是这种奇特的能量波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尽管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卜风还是不由自主地赞叹:真不错,真不错——若是他知道,这具被随手扔在墙角的王冠在一年以前还摆在意大利皇家博物馆中最显眼的地方,长年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督教徒朝拜,那他的心头不知道又会做什么感想,现在,他只是觉得,这女孩的东西摆得很乱,仅此而已。那种纯正能量让他身上一阵温温的感觉,这种很舒服的感觉让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卜风取出车上捡到的那个银色链条,那链条也让他有一种很温热的感觉,甚至要更强烈。

原标题:公主连接与剑与远征有何区别?放置休闲游戏,核心是卡牌养成!

,,欢乐棋牌城游戏大厅
浏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真人网投游戏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